6  

(響應看雲發起的手拉手活動,上回我拉了Julian的手,很快果報現前,又被拉了回來。)

 

一個人最早的記憶可以回溯至幾歲呢?

我的初中老師曾經詢問過班上的同學,一般是五歲,但也有記憶超強的同學記得三歲時的畫面。

我的生父在我三歲時因感冒過世,當時大弟8個月大,所以我也不足三歲吧?

媽媽依然繼續在蠶絲工廠上班,弟弟由有重男輕女的祖母照顧,我則送回外婆家照顧。

我記得在外婆家屋前的小溪邊,外婆指著遠處層層疊疊的山巒,說要帶我爬到最高峰。

我記得西北雨由遠而近飄來,我和雨賽跑,跑過三合院稻埕。

我記得冬天寒冷,外婆在睡前倒一些些烏梅酒給我喝,然後用大腿夾著我的小腳睡覺。

然後....不知怎麼,記憶就跳到五歲南投國姓鄉的場景。

聽大人們說起,有人介紹爸爸和媽媽相識,媽媽堅持要把我和大弟帶在身邊。

她說:「你一定要愛我的孩子,才可以愛我接受我。」

所以媽媽辭了工作,帶著我和弟弟到國姓鄉,和爸爸重新共組一個小家庭。

 

爸爸在大陸任職縣長時,忽聞共產黨要來抓他,連家都未回,連夜扮成乞丐潛逃到香港。

當時三哥還在大媽肚子中尚未出生,爸爸在未開放大陸探親前即因癌症過世。

父子緣淺,一輩子未能相認,我卻有幸當了爸爸的女兒,受疼愛猶勝過親生。

爸爸從香港輾轉來台灣,與媽媽結婚之初,所有的家產就是一條被子和一個鍋子。

我們住在一個簡陋的褟褟米日式房子裡,下雨天所有的鍋盆都要出動接雨。

雖然物質條件不佳,但是父母給予我們最好的生活。

 

五歲時,爸爸在一旁的國姓鄉公所上班,我和大弟則到另一旁的小學唸幼稚園。

每到下雨時,操場積滿了水,爸爸則來學校背我涉水回家。

我的記憶中沒有媽媽懷孕的畫面,卻很清晰記得媽媽生妹妹時,

我和弟弟搬張小板凳,坐在褟褟米紙門外等候。

我和妹妹相差五歲,妹妹出生半年後,應該就是我由五歲邁向六歲的過年。

一向很仔細保存紀念品的媽媽請攝影師來拍了一張全家福。

瞧我和大弟都穿了嶄新的衣服,在那個物力維艱的年代,大弟還能穿著皮衣。

我的身上是一件舊的立領毛衣,外面罩件紅格子的背心和長褲;

上衣有口袋,褲子也有口袋,這樣的款式到現在都還不退流行。

我們總是穿的整整齊齊,打理的乾乾淨淨,出門要坐端正,有禮貌。

所以很多長輩見了總會摸摸我的頭。

舊照片只有黑白色彩,但那套背心衣褲的紅色格子,卻在我的記憶中鮮明如昔。

往事悠悠,愛讓我們成長,因緣的聚合成了一家人。

如今爸媽都已告別人世,我卻已逐漸老邁,在新春日子裡穿著舊衣,緬懷著幼年往事。

 

 

寫完功課,拉拉好朋友的手....有請

1.領弟

2.Elly

3.陳傳道

4.梅琪仁

5.慕雲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繽紛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